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第一百三十六章努力

作者:李闲更新时间:2017-09-04 05:05:40
  他从自己怀里抽出了又一柄短刀,握在自己的左手,自语道:“师傅啊,你说你左右手只是一个阴阳,但我要是用了左右手却是两个阴阳,但貌似我从来就没有玩儿转过,你说是不是我比你还笨?”

  他笑了笑,道:“当然,你一定会说是,但我却是个不愿意服输的人,你等着瞧吧。”说着,他提着双刀便杀向了战场,他也到了第四层,但是前面通过每一层所奖励的一条性命,他却连一条也没有留下。

  他为什么这么拼,谁也不会知道,或许等他真正超越了书圣之后,又会有新的目标,谁也保证不了,要知道,他的志向的确不小。

  商断魂咬了咬牙,这里的战斗实在太过真实,这痛觉一点也不必真实受伤来的差,他现在不但遍体鳞伤,甚至连元力亦所剩无几,但望着场中仍然活蹦乱跳的十五个敌人,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向心头。

  想到前方李贤正在一个人拼命的为着众人的生存挣扎,想到得罪束飞章那个贱人的罪魁祸首实在就是自己,他的心里却比身上的伤来的更加难受。

  他拼死拼活才到了这第五层,但这试炼实在比以往自己经历的任何一次还要变态,要不是他用剑还算有些心得,或许连赵婴那个用到的冷家伙还要不如。

  一代新人换旧人,自己难道真的就老了?

  狗屁,自己是活阎王,连鬼见了都要害怕,怎么可能怕过什么,这十五个小喽啰,怎么也要不了自己的命。

  想罢,他冲向了最后的敌人,而不久,次六层的名字里,出现了他商断魂。

  赵婴同样在第五层,刀剑殊途同归,但刀始终是刀,它有太多剑没有的好处,它也缺少了剑很多完美的用途,比如说刺,刀就很难刺,又比如说砍,剑就很难砍。

  第五层是测试的剑速,而剑的速度,在刺剑的时候往往是最快的时候,但刀恰恰在这个时候却是最难的时候,赵婴现在就很艰难,他的刀很快,但却只能一味的阻挡,只因他一旦攻击,就必定会受伤甚至送命。

  他扭头望见身边依然激战的老爹,不经苦笑道:“爹,怕是我们不能同行了,我得先行一步。”

  那人扭头温和一笑,道:“去吧,爹一定死不了。”

  赵婴点了点头,他的刀本是弯刀,却蓦然再刀柄处又多出了一把反向的弯刀,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被放大了的回旋镖,但这确实是赵婴的刀,应该说是赵婴完整战力之后的刀。

  他的刀在变化之后,更快了,快到完全超乎人的想象,只因这不但是他自身的速度,还是刀本身的身形优势所增幅的速度,这速度不是很明显,但高手过招哪怕快上一丝一毫,都是足以致命的。

  他的名字同样出现在了第六层的位置,临行前,他冲着他爹道:“爹,我先走了,你留在这里等我。”

  老人慈祥的笑,跟每一个亲爹一样,不管什么时候都支持着自己的孩子走正确的路。

  赵婴一定要将他的“爹”暂时放下,只因现在他已没有能力再分心,李贤就在前方,但束飞章却在更前方,朋友是相互支持的,不该是一味的索取。

  梅逸很无奈,她也很想努力,但是她就擅长速度,她的掌却劈不开第四层那坚固的剑,但她却知道李贤现在一定很辛苦很辛苦,所以就算他的玉手现在已血肉模糊,但她却不敢多休息一刻。

  她练的掌叫《开山掌》,这名字听起来很霸气,但威力却一点也不霸气,可是身为永惠斋当家大小姐又怎么会练这么个徒有其名的掌法?

  事实上这掌法不但真能开山,皮金断玉更是手到擒来,只是我们的梅大小姐实在没什么兴趣练这样的杀人技,于是就算再好的掌法,也只能落得下成。

  但世上却有样东西能够改变任何一个人的习惯、爱好,甚至目标,那就是情。

  于是,梅逸现在非但不讨厌练习《开山掌》,甚至开始喜欢练这《开山掌》,于是靠着她的步法优势,她不但在试炼,还是在练掌。

  终于,她的那双血肉模糊的玉手里泛起了一阵金色,与她手掌接触的第一柄长剑被震碎了......

  所有人都在努力,这其中不但有李贤的朋友,一些与李贤不相干的人,当然也有李贤的敌人。

  书圣无疑便是李贤的敌人,但他不但一直输给了李贤,甚至连一直不被他放在眼里的束飞章居然也一直压着他,这让原本骄傲自信的他如何能够接受?

  他的确是接受不了,所以他早早的便暴露出自己的底牌。

  剑,岂非已是他最大的底牌?

  可是,事与愿违,这炼狱塔貌似是在针对他一个人一样,不管是李贤还是束飞章,他都不认为他们是他的对手,剑道方面的天赋,自然也不会有自己高,但这两人却稳稳的压住了他,唯一的解释,除了这炼狱塔专门照顾了他,还会有什么其他的解释?

  炼狱塔里是相互看不见的,这里像是另一方世界,不管进入了多少人都不会有两个人相遇的情况发生,所以他这么认为,也一直深信不疑,不然他早该崩溃。

  骄傲的人,往往都拥有着一颗玻璃的心,千万不要羡慕。

  整个试炼塔里,最得意的怕是只有束飞章了,但在第八层的时候他仍然遇到了麻烦,只因这里的对手不再是蒙面的剑客,而是他自己,一千二百个自己。

  想要打败自己,当然是应该超越自己,但对于一个老妖怪来说,最难超越的怕就是自己。

  不过,他同样不是很担心,只因他有绝对的自信,那些还在八层之下的人,一定不会太早的赶到,这不但是因为随着每层递进越来越难,更是因为他一往无前的气势,早已让每个人都对超越他这样的存在产生了心里障碍。

  他一开始便毫无保留的爆发为的就是让每个人都对他产生敬畏,让他们心里种下一颗心灵的种子,那便是,束飞章都没有做到的事情,我自然也做不到。

  所以,他很放心,就算真的有人到了第八层,他也一点也不会担心。

  事实上,大多数人的确是这样的,但这不会包括李贤的朋友,就算现在发挥最差的周沫儿也不会这样认为,更何况是李贤这个两耳不闻天下事,一心只闯试炼关的疯狂家伙。

  在束飞章自信满满的时候,李贤的名字已经悄然的出现在了第八层。

  他不知道束飞章现在也在第八层,更不知道他的朋友现在也在拼命,他只知道自己不断的拼命。

  ......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