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第壹零叁玖章 神主

作者:微莲不似荷更新时间:2019-04-16 00:50:16
  这一刻,村北原上手中的薙刀,已经开始微微有些颤抖。

  薙刀本就是十分狭长的兵器,对于操作者的控制力要求非常高。同时,也对于操纵者自身的状态,有着十分敏感的感知。

  薙刀的颤动,对应的就是村北原上正在努力压制的来自于身体上的颤栗。

  尽管他不愿意承认,却又不得不认同自己内心对于眼前这个名为翻尘的男人,哦不,应该是神祇,所产生的来源自骨髓深处的恐惧。

  如果不是已经踏入神境,甚至并没有完全融合这所谓的御雷真神传承,村北原上或许并不会有这种无法遏制的恐惧情绪。越是深入了解神境的一切,村北原上才越发觉得眼前的敌人是多么不可对抗。

  “你……你现在是什么境界?”自诩为“主神”的村北原上,在获得这个职称之后,第一次感觉到了无法违背的意志降临在自己面前。

  或许,正如同村北原上完全融合了这个所谓的御雷真神传承之后,会变得近乎弱智一样的自大狂妄一般。留下这个传承的前代御雷真神,本身也是一个自大狂。

  虽然说,御雷真神的传承已经够得上神境后期的修为水准。但是,它与类似于太阴、贵人那样神境巅峰的圣神仍旧差了许多。

  就更不要说,是与青龙、玄武这样,已经到达了神境巅峰,开始思考如何更进一步的神祇,乃至于奢比尸那样已经发现了自己应该践行的道的神祇相比。

  肇裕薪在面对奢比尸时都不曾弱了气势,就更不要说是面对村北原上继承的所为御雷真神的传承了。

  嘴角那个邪邪的招牌笑容再一次出现,肇裕薪语带怜悯地开口,道:“如果说,你这样的就已经能算是主神级别。那么,本座或许已经超越了神境,你称呼本座一声‘神主’也不吃亏。”

  “主神”与“神主”,是相同的两个字,以不同的排列方式组成的两个截然不同的词语。前者是表达神境里面修为高下的一种等阶,而后者,则完全是另一个量级的力量等阶。

  达到了神主的等阶,被众生仰望的神祇,在他眼里也不过就是宠物一样的存在。普通神祇如果是龙猫,村北原上这样的主神连个猫狗都混不上,最多是一只竹鼠。

  也只有出现在建木上的那几只,才能算得上是战斗力凶猛一些的大型宠物。

  道理是这样的道理,打比方的时候,自己在心里做一个这样的标尺为残照也没什么不可以。可是,这话说出来,特别是当着比自己修为境界低的修者说出来,就有一些羞辱的意味了。

  此刻的村北原上,自然已经听出了肇裕薪语气之中的怜悯与轻视,却根本生不出任何屈辱的感觉。

  这样的好脾气,得益于相柳区玩家普遍存在的特殊风俗。在面对比自己强悍的敌手的时候,他们一定会摆出一副完全臣服的状态。大不了,就是等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之后,再将曾经因为恐惧而心生崇拜之情的存在亲手毁灭就是了。

  肇裕薪玩味地打量着村北原上,忽而开口道:“你现在在想,先把本座安抚好了,等哪天你实力足够了,就将本座挫骨扬灰,是么?”

  “不……”村北原上一脸的错愕,他不知道肇裕薪是怎么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的,慌乱之间匆忙否认道:“不不不,怎么可能呢?”

  肇裕薪脸上玩味地神色更重,继续开口道:“这个世界上,只要本座想要知道,便没有任何事情能瞒得过本座。”

  村北原上凌空跪倒,拜服在肇裕薪脚下,大声道歉道:“对不起,是我错了。”

  一个“我”字,已经暴露了村北原上内心所有的软弱。他怕激怒肇裕薪,已经不敢在肇裕薪面前再自称本座。

  “你是错了,而且错的离谱。”肇裕薪开口说道,“不过,你错的地方并不是不该生出隐忍的心思,而是不应该欺骗本座。”

  村北原上匍匐到肇裕薪脚边,就差直接亲吻肇裕薪的脚趾,呼喊道:“我以后不敢了……”

  还没等村北原上嚎完,肇裕薪伸出手指隔空一点,就禁锢住了村北原上。

  “吵死了!”肇裕薪手指向下压了压,“本来还想让你自裁,可是你太吵了,现在就交出御雷真神的传承吧。”

  言出法随,就算村北原上拥有主神级别的实力,在整个片天地的敌意之下,他依然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。

  好似闷屁一般的声音出现,村北原上“原空”安静爆炸,只留下一团血雾随风飘散。

  待血雾散去之后,空中一个好似带电金属球的传承果实孤零零悬浮在那里,似乎在等待着它的主人来认领。

  仔细检查了一下这个传承果实,确认没有任何隐患之后。肇裕薪拿着这个果实,对着内城城头上的明月曾照公会玩家们说道:“你们辛苦了。现在,有没有谁想要这个传承果实?”

  游戏进行到了现在这个阶段,虽然真正能踏入神镜的玩家还没有多少,继承了某位神祇传承果实的玩家,其实并不算少数。多数玩家都能明白,一颗传承完整的传承果实意味着什么。

  就算他们无法像村北原上那样获得与传承完美的同步率,也一样足以在整个相柳区称王称霸了。

  一众玩家面面相觑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因为,普通玩家只想多获得一些公会积分,好换取一些神器装备。过早地获得强力神祇传承,对于他们来说除了装逼以外,并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,甚至还有可能带来不必要的风险。

  作为公会管理层的玩家,大多数也没有说话。似乎,女儿家的腼腆,在这个时刻占据了他们全部的大脑。

  最终,还是何惜醉倒站出来,替谭咏侯争取道:“我看,这个传承果实不如直接给副会长吧。要是没有他在这,我们根本就坚持不到翻尘老大回来。”

  这个提议一出现,立即获得了绝大多数玩家的支持。

  而作为当事人的谭咏侯,却不住嘴地说着推辞的话。他不肯居功,硬要将守住了内城的功劳,分给每一个公会成员。

  肇裕薪看着眼前的一幕,会心一笑,捧着传承果实来到了霁月澄空面前,开口说道:“会长,这个传承果实还是给你吧。”

  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