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第六十八章张怡驾到

作者:沦陷的书生更新时间:2017-08-31 16:43:39
  太阳依旧挂在天空,但阳光却稀薄了许多,淡淡的蔫蔫的,仿佛整个生机勃勃的世界都死寂了下来,尤其是这一片烂尾楼区域,更是犹如地狱一般,充斥着阴暗和诡谲,残忍与鲜血。

  李剑飞,俨然化身成了这个地狱的王,他提着刀走到我身边,然后一脚踩在了我的身上,并用刀指着我,轻蔑的说道:“呵呵,苏炎,看清现实了吗,是你的死期到了!”

  我看不清现实,我看到的只有绝望,兄弟们都倒了,李剑飞这个奸佞小人得意了,天变了,我的世界黑暗了,哀莫大于心死,我已经彻底麻木,麻木到忘记难受,甚至,李剑飞用脚踩在我的伤口上,我都好像感觉不到痛了,我只是以无神的双眼看着他,淡淡的反问:“你敢杀我吗?”

  他李剑飞既然猖狂到目中无人,无法无天,那么,他敢当着全场这么多人的面公然杀人吗?他敢吗?

  李剑飞听了我的话,不由的嗤声一笑,他舔了下嘴唇,然后发出了冷冽的声音:“杀你?你想的太简单了,你死了倒是痛快了,可这样解决不了我的心头之恨啊,我要的是让你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,让你下半辈子永远躺在病床上,我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  这些话,几乎是从李剑飞的牙缝里挤出来的,他对我的恨意,已经到了扭曲变态的地步,他现在已经不会再顾忌任何了,他一定会以最大的程度报复我。

  我知道自己的下场会很惨,可我已经不害怕了,我也没有抱有一丝幻想,幻想有谁来救我。今天已经有太多人为我受伤遭虐了,我不想再去牵连更多的人,我不想让悲剧延续,我只是无力的闭上眼,心如死灰道:“那来吧!”

  李剑飞本是打算先给我一番精神折磨的,他要亲眼看着我害怕,看着我恐惧,可结果,他看到我脸上只有平静,这反而是彻底激怒了他,他不再废话,猛地就抬起了刀。

  而,就在他的刀即将落下之际,寂静的空中突然爆出了一道尖锐的声音:“不要啊!”

 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,一道身影也从观众群里跑了出来,这个人,赫然就是胡媚儿。

  胡媚儿一边往这边走,一边紧张地对李剑飞道:“不要,不要动苏炎!”

  这一次,胡媚儿再没有一丁点的强硬,她的语气里,带着小心翼翼的谨慎,更带着祈求,她的眼睛通红,眼眶泛泪,整张脸看起来楚楚可怜,她很清楚,现在李剑飞已经掌握了生杀大权,她威胁不到李剑飞,只能服软求他。

  只不过,李剑飞压根就不可能答应胡媚儿,他十分冷漠地回了一句: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  胡媚儿知道没什么希望,可她还是继续劝道:“李剑飞,我求你了,不要伤害苏炎,只要你不动他,你有什么要求,我都可以满足你!”

  李剑飞闻言,不禁冷笑了一声,随即,他目光一寒,对着胡媚儿咬牙道:“我现在最大的要求,就是废了苏炎,你说什么都没用!”

  说完,他就要动手。但这时候,胡媚儿突然跟发了疯似的往这冲,她跑的很快,她想冲过来阻止李剑飞。

  李剑飞见状,直接冷声下令:“拦住她!”

  立刻,陈礼龙就冲了出来,抓住了胡媚儿。陈礼龙也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,他把胡媚儿当罪犯似的,非常用力地钳制她,把她给制的死死的,任凭胡媚儿怎么挣扎都没用。

  我看到这情况,麻木的心终于产生了痛觉,我突然觉得很窒息很痛苦。这已经是第几次了,我又让胡媚儿为我担心为我哭为我低声下气求饶,甚至,我眼看她被别的男人粗鲁的钳制,眼看她受伤,我却无能为力,这种感觉,真的太憋屈太苦闷。我恨自己,恨自己为什么不可以保护自己的女人,为什么不能让她安心,反而一次又一次连累她,我实在太没用了。

  当陈礼龙把胡媚儿拉开以后,李剑飞再次扬起了刀,朝着我的右手就要砍下来。这时,又一道霸气的女声响了起来:“住手!”

  两个字,铿锵有力,掷地有声!

  和胡媚儿不同,这道女声明显带着霸道的凌厉,充满了气魄,有一种威武的感觉。发出这声音的人,是许墨。

  许墨也是从观众群里走出,她一喊完话,便迈着大的步伐,朝我这边迅速走了过来。

  这一刻,许墨褪去了平时清纯柔弱的风格,变得十分强势冷傲,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巾帼女将一般,走起路来都英姿飒爽,她的面目清冷,表情严肃,气势强劲,脚步迅捷。不一会儿,她就走到了我身边,随即,她直视李剑飞,冷声说道:“放了苏炎吧,我愿意答应你的条件!”

  说出这话的时候,许墨有一种豁出去的意味,显然,李剑飞是跟她提了过分的条件,在此之前,许墨肯定是纠结的,她并没有答应李剑飞。但此时此刻,在这危急关头,许墨为了我,选择答应李剑飞,她想牺牲自己,解救我于水火。

  李剑飞听了许墨的话,脸色微微一变,但紧接着,他的表情又恢复了冷漠,他很无情地说道:“现在答应了?晚了,老子现在已经对你没兴趣了,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废了苏炎!”

  开弓没有回头箭,李剑飞已经在万众瞩目下宣誓要废了我,他就不可能打退堂鼓。再者,他已经等不及了,他恨不得立刻就让我尝到痛不欲生的滋味,所以,谁拦都没用,就算是他以前疯狂追求的女神出面,他也不会收手,他彻底的丧心病狂了。

  许墨没有想到李剑飞会这样,她以为自己答应了李剑飞的条件,李剑飞就该适可而止,可结果却是出乎她的意料。她的神色突然变得很复杂,她抿了抿唇,然后继续说道:“有必要做的这么绝吗?”

  李剑飞不假思索道:“非常有必要!”

  李剑飞的语气显然已经有了一丝不耐烦,他不想再和许墨废话了,在许墨正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,李剑飞突然斩钉截铁道:“把她也给我拦住!”

  得到这一个命令,陈礼虎第一个冲了出来,挡在了许墨身前,不容她乱动半分。

  这就跟演戏似的,一切都很戏剧化,曾经风光无限的两大校花,今天都站在这里为我苏炎求情,可她们的风光已然不再,说的话都顶不了任何用。或者说,李剑飞已经化身成魔,彻底没了人性,他不在意任何人,只为让我变废。

  围观的人群都看出一身冷汗了,今天这一波又一波的转折,让他们的心惊了又惊,小心脏都差点负荷不了了。到现在,他们已经只剩唏嘘了,我这一方败的太惨,而我的厄运也难逃,就冲李剑飞这架势,我今天是必残无疑了。

  现场,再次陷入了沉寂的氛围,人群连大气都不敢喘了,就这样木讷地看着李剑飞。

  李剑飞这回没有直接下手,而是俯视着我,以极轻蔑的语气说道:“苏炎,我劝你别抱任何希望了,今天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!”

  我也知道,这个世界没有神仙,现实就是现实,没人能够改变,我今天彻底栽在了李剑飞的手里,一切已成定局,我就算想心存侥幸都不行,我已经不愿再折腾了,死也好废也罢,要来就来吧,我真的是不想继续承受这样反反复复的心理折磨了,我用力的闭了下眼,挤掉了眼中浑浊的东西,随即,我再睁开眼,以清晰的目光看向李剑飞,虚弱的说道:“要动手就赶紧,别废话了好吗?”

  李剑飞见我还是一派镇定的模样,他又一次气的肺痛了,他恨恨的咬了下牙,凶狠道:“妈的,死到临头还敢说风凉话,老子现在就成全你!”

  李剑飞话音刚一落,都没来得及动手,那边胡媚儿就叫了起来:“李剑飞,你不能动苏炎,苏炎的家庭背景很强大,你要动了他,你一定会死的很惨的!”

  走入绝境了,胡媚儿已经无计可施了,她只能搬出我的家世来吓唬李剑飞,她知道这可能唬不住李剑飞,但哪怕这只是一丢丢的小希望,胡媚儿也要试一试。

  李剑飞听完胡媚儿的话,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,他似乎被胡媚儿逗乐了,笑的合不拢嘴,笑了好一会儿,他才出声讽刺道:“苏炎的家庭背景?哈哈,他那狗屁家世啊,你当我傻啊,他不就家里有点钱吗?不就是一个草包富二代吗?有什么了不起的,这年头,有钱顶不了屁用,有势才是王道,我今天就要动他,还要光明正大的废了他,我倒要看看,他家里有没有这个能耐找我报仇!”

  说完,李剑飞突然扫视全场,傲然叫嚣道:“所有人都给我听着,在别的地方,你们可以狂,但这个城市的一亩三分地,就是我李剑飞的天下,我不管你们有多大的能耐,但谁要得罪我,我就让他不得好死。今天的苏炎,就是一个例子,你们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看,和我作对的下场,是有多么的惨重!”

  李剑飞的一番话,说的惊天动地,一下子就镇住了场中所有人,没人敢反驳,没人敢有异议,大家都谨小慎微地看着李剑飞,不敢有一点造次。

  李剑飞的目的,以另一种方式达成,他既然已经失去了人心,就干脆失个彻底,他不需要什么好名声,不需要别人敬他,他只需人们畏他,他就用他强大的家世压别人,他就是要以霸制霸,他还要利用我来杀鸡儆猴,以我的下场来震慑警告其他人,让所有人都不敢再招惹他,他以后就可以在学校呼风唤雨,横行霸道,遇神杀神遇佛杀佛,他就是这么狂!

  现在,真没有人阻止李剑飞的狂了,连向来制衡他的周天曦,都彻底败在了他的手下,如今李剑飞真可以横着走了。

  李剑飞再次扫视了一下全场,随即,他把目光对准了我,龇牙咧嘴道:“苏炎,你之所以这么狂妄,不就是仗着家里有钱吗,你以为有钱就能摆平一切?今天我就让你知道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钱,狗屁不是!我现在就废了你,看有谁还敢帮你!”

  随着李剑飞话语的结束,天空中的太阳,似乎也躲进了云层里,整片天地忽然变得阴沉沉的,所有的一切都黯淡了下来,在场的人伤的伤,默的默,大家都跟中了邪似的,半点声音不敢发。

  李剑飞手中的砍刀,终于在一片静默中,决然地砍了下来。

  但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瞬,死寂的现场突然传来一道无比嘹亮的汽车喇叭声,声音太突兀,直接震荡了所有人的心灵,李剑飞也吓了一大跳,手中的动作戛然而止。

  下一秒,整片烂尾楼区域仿佛发生了地震一般,汽车轰鸣声连连响起,似有无数汽车疾驰而来,发出了极大的动静。

  场中的人几乎在同一时间,惊骇地盯向了烂尾楼入口处。

  恍然一下,数十辆汽车闯入了众人的眼帘,这些汽车就跟飞机一样,以震慑人心的速度轰鸣而来。更晃人眼的是,所有车都是豪车,领头的一辆,劳斯莱斯幻影,后面保时捷,宾利,宝马,等等,清一色的高档车。

  眨个眼的功夫,这些车就闯进了这片空旷地内,随即,众多车子又以非常炫酷的方式依次停下。

  在全场的注视下,各辆豪车纷纷开了车门,紧接着有人下车,从车里出来的,全都是戴着墨镜穿着黑色正统西装的男人,看着就跟中南海保镖似的,着装统一,表情威严,气势非凡,并且,他们一下车就有序的站好了队,那阵势,真的是震撼人心。

  最后,领头的劳斯莱斯车门打开,驾驶位的人从中走出,这是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中年男人,他仪表堂堂,气宇轩昂,尤其是他那双眼睛,澄澈无比,感觉他的眼里没有任何人,但他的眼底又仿佛囊括了整个天下。然而,这样的奇人却还不是这群西装男的领头者,他下车后,径直走到车后座,恭敬地打开了车门。

  顿时,一个身穿职业装优雅无比的女人从劳斯莱斯后座走出,进入了所有人的视线。

  当我看到她的刹那,我的呼吸都滞住了,这女人,竟然是张怡...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