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第四百三十三章去时家

作者:行道迟更新时间:2017-08-25 19:50:38
  许卓从唐绯嫣的识海中获知了许多信息,因此,想要找到她的那个小男友的家并非什么难事。

  在许卓的指引下,夏菱纱驱车,带着许卓,直奔一个相当老旧的小区。

  这个小区始建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已然十分破旧,若是能拆迁的话,凭借这片地段,倒也能赔获不少钱,可惜,现在还没有拆迁的半点前兆。

  其中一栋,一单元,三楼东边套,便是时志文的家。时志文,也就是唐绯嫣的那个“小男朋友”。

  准确地说,严格意义上来说,两人还不算男女朋友关系,毕竟,两人不曾约会,也不曾有过亲密接触,不说“接`吻”了,甚至连牵手都不曾有过。是非常纯洁的精神恋爱。

  许卓和夏菱纱在里面足足待了两个多小时,在留下了一些钱之后这才离开。

  “怎么样?有想法了吗?”到了外面,夏菱纱询问许卓。

  许卓点了点头,道:“没有十成把握,但也有八成!”

  夏菱纱顿时眉头一挑,其实,她没有看出太多来。许卓只是在里面与时家的人闲聊,问东问西的,也没个重点。

  许卓似乎知道了夏菱纱心中在想什么,不由轻弹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,笑着说道:“这就是聊天的艺术啊,你平素是千金大小姐,高高在上,怎么懂得如何和下里巴人沟通呢。”

  若是许卓一去,就正儿八经地询问,肯定会将人家给吓着,别人会有防备,然后许多关键的信息就问不出来了,还不如闲话家常,于不经意间,将自己想知道的问题,以十分巧妙的方式夹杂在谈话中问出,对方往往就十分自然地回答了。

  “好吧,知道你厉害了!快告诉我,你到底想怎么干?”夏菱纱撅了撅性感的小嘴,挽着他的手臂问道。

  她浅棕色的直发披肩,秀发很有光泽,五官精致,混血美人儿的鼻梁很挺,但又不乏秀气,身段比那些顶级的维密天使都不知道要强过多少,整个人还散发着淡淡的沁人体香,令人沉醉。

  许卓在她耳边轻语几句,夏菱纱也是个冰雪聪明的,稍微一提点,便恍然大悟,碧眸明亮若星辰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许卓就再次和夏菱纱来到了唐绯嫣的病房。唐绯嫣依然一副苦瓜脸躺在床上,生无可恋,随时要自杀的样子,令人很担心。其姐姐唐美嫣趴在病床旁睡觉,居然整夜都没有回去。

  许卓和夏菱纱进来的时候,唐美嫣便惊醒了,许卓提出,要带唐绯嫣去一个地方进行户外医治,唐美嫣听得一愣一愣的,还没等她同意呢,然后一对中年夫妇便十分愤怒地走了进来,要驱赶许卓。

  那个中年妇女道:“我女儿手臂都骨折了,精神状态又这般差,你还要带她出去?”

  中年男子也喝斥:“简直是胡闹,胡闹!这医院收了我们那么多钱,怎么净派这样不靠谱的医生?!”

  唐美嫣赶紧解释,说许卓并非这家医院的医生,是她花了好大力气才请来的神医,然后“啪啦啪啦”,将许卓介绍了一大通,简直吹到了天上。

  从他们的对话中,许卓也听了出来,原来这对中年夫妇是唐美嫣和唐绯嫣姐妹俩的父亲母亲。

  人的名儿,树的影儿,许卓现在的知名度还是相当高的,毕竟,“许神”不是白叫的,唐美嫣的父母听闻了介绍之后,立马对许卓的态度也改变了。同时也相当后悔,平时没有关注孩子的感情世界,导致出了这样的事情,都非常痛心。

  许卓说道:“我现在要带她去的地方不是别的地儿,正是她那个小男朋友的家里。”

  众人都注意到,当许卓说道“她那个小男朋友家里”时,原本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唐绯嫣突然之间就眼睛亮了一下,好像夜空中的星辰闪烁,显示出了一丝久违的活力!

  这令唐家的人都很高兴。不管怎样,有反应了就好。那种一天到晚没反应,心里只琢磨着怎么寻短见毫无生气的样子,她们真是看够了。

  许卓微微一笑,走到了病床边上,对唐绯嫣道:“你可知道,时志文他是家中独子,家境也非常困难,他遇难过后,他家人的悲伤程度都不下于你,他妈妈也几度想要自杀,可是,家里还有两个长辈要奉养,老人家身体又不好,现在一家四口人过得相当清苦。你男朋友死了,但是你还活着,难道你不要代替一下你的男友,去探望一下他留在这世上的长辈吗?”

  唐绯嫣坐了起来,眼眸里涌动着泪水,喃喃说道:“他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,他的长辈就是我的长辈,我……我是要去看一下的。”

  一旁,唐绯嫣的父亲听了很不爽,原本想发作,骂自己女儿,但是被一旁的唐母给暗中制止了,给了他一个眼神,意思是说:“咱女儿都这样了,你就随她吧。只要她开心,健健康康地好起来,随便怎样都行!”再说,女生外向自古以来都是如此。

  唐父沉吟半晌,最后也只得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
  随后,在征得院方同意,事实上院方不同意也不行,唐家的势力太大,而许卓也非无名小卒,更何况还有夏家参与其中。再说,唐绯嫣的小臂骨折根本不妨碍行动,只需要吊在胸前就行。

  唐父唐母、唐美嫣以及唐家的其他人自然都不放心让唐绯嫣一个人去,都要跟去的,所以,浩浩荡荡足足三辆车,到了那个小区外面时,许卓才强调,不相关的人最多只带唐美嫣一人去。去的人多了反而不美,容易坏事。

  唐父唐母担心,唐美嫣便劝道:“爸妈你们就放心好了,有我看着妹妹呢,保证没事儿!你们女儿我是什么人?”

  对于唐美嫣的能力,唐父唐母还是比较信任的,他们这个大女儿可是精得跟鬼似的,好像从来没有人占过她便宜,再说,他们又守在小区外面,这里是人口密集区,青天白日的,京城的治安也还好,不会出什么问题。众人也就留了下来。

  “妹妹,我们走吧!”唐美嫣搀扶着小妹朝时家而去,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她小妹激荡的内心。

  当然,她们也不是空手去的,而是早就在来的路上购买了贵重的礼品,现在则由许卓代为拎着。许卓和夏菱纱也买了一些水果之类。昨天来的时候虽然没有带东西,但是临走的时候却给了钱,也不算失礼数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门吱呀打开,露出一张布满皱纹若刀刻的脸,这是一位老人,很慈祥,许卓昨天和其聊了许久,正是时志文的爷爷。

  “时大爷好,今天我带了志文的两位朋友过来看您。志文去世后,她们也都很伤心。”许卓赶紧问好,并表明了来意。那位时大爷赶紧将客人给迎进了家门。

  家里是水泥地,很贫穷,但是却打扫得比较干净。客厅墙壁上还挂了时志文的遗像,是一个很清秀的小伙子,唐绯嫣一看就呆了,盯着看了许久,若不是她姐姐暗中掐她,恐怕她还会一直盯着看下去。

  时奶奶艰难地搬椅子过来招呼客人,唐美嫣等人赶紧上前接手,说道:“怎能劳动您呢?我们自己来,自己来!”

  家里却是只有两位老人,至于时志文的父亲母亲,则是一大早就出去帮人干活了。年关将至,很多人家里采办年货,需要有人送货,那对夫妇就是去赚这个辛苦钱的。没办法,家里穷,他们家并不需要太多年货。

  许卓指着唐绯嫣介绍道:“这个小姑娘是志文的同学,以前在学校和志文关系颇好的,前些天摔伤了,手臂还没好,但是仍旧执意要在过年前过来看看二老,表达一下心意。”

  唐绯嫣受伤了不方便,唐美嫣就赶紧拿出两个红包来,递了过去,一人一个。这红包很厚,唐家不缺钱,为了缓解妹妹的心结,出手自然阔绰。

  两位老人不接,时大爷很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姑娘伢啊,来的时候已经带了这么多礼物了,我们又怎么能再要你们的红包呢?”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